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体育新闻 >

14岁时被父母告上法庭的忘年恋对象如今老了居然还想去照顾他?

发布日期:2022-06-20 10:1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节目组邀请了三对已经或正准备离婚的男女艺人,让他们通过18天的旅行重新认识彼此。

  节目播出过半,他们有没有重新认识彼此咱不知道,咱只知道里头那个气质独特的女星郭柯宇又被大众重新认识了。

  她气质清冷,卓尔不群,用节目组导演的话说就是,“郭柯宇骨子里有一股和外表完全不像的劲儿。”

  在最新一期的内容中,郭柯宇罕见吐露心扉谈及前任,她说对方比她年长很多,身体也不好,而且至今未婚。

  她难以忘记前任曾给予她情感上的帮助,并表示如果可以,她希望自己能亲自去照顾前任。

  网友经过一番“排查”发现,郭柯宇口中的“前任”极有可能是曾被郭家父母告上法庭的导演章家瑞。

  那会儿她因电视短剧《太阳鸽》崭露头角,后又在18岁那年凭借《红樱桃》这部大尺度戏成为百花奖影后,可谓前途无量。

  自那以后,她便在娱乐圈“失了声”,等观众再见到她,她的身份早已从“少女影后”变成了离异带娃的中年落魄女人。

  郭妈妈是个温驯到极致的女人,她严格恪守妇道,吃饭从不上桌,对待丈夫毕恭毕敬,生怕有一丝怠慢;

  郭爸爸却是个严厉又敏感的男人,他几乎从不与妻子女儿交流,总是一个人躲在房间里画画,烦了就冲妻子大声吼叫,毫无疼惜可言。

  在如此“父尊母卑”的家庭中长大的郭柯宇,生来便叛逆倔强,她不愿意像妈妈那样委曲求全,只想活给自己看。

  1991年的一天,14岁的郭柯宇在一个公共电话亭里打电话,而这一幕恰好被搞文艺创作的导演章家瑞看到。

  被郭柯宇非凡气质打动的章家瑞,当即便拍板让她出演电视短剧《太阳鸽》里那个白衣飘飘的绘画模特。

  成名后的她开始陆续出现在报纸、杂志上,有一天导演叶大鹰在报纸上看到了她的一张黑白照片,顿时心生欢喜。

  1995年,郭柯宇在电影《红樱桃》中出演女主角,将备受欺凌的“楚楚”演绎得淋漓尽致。为演出导演要的那种“疼痛感”,她甚至不惜“赤裸上阵”。

  据说电影上映时,有不少年轻的观影人都是捂着眼睛“捱完”这120多分钟的。以至于成年后,这些昔日老观众仍然忍不住评价郭柯宇是“90年代的汤唯”。

  电影播出后,郭柯宇先后夺得百花奖影后和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影后,成了一颗冉冉升起的影视新星。

  相较妈妈的“安守本分”,郭柯宇的年少成名就已经够“叛逆”的了,没想到她还有更“放肆”的地方。

  他们一起弹琴作曲,一起唱歌玩闹,一起挑战世界,还在2005年一起成立追星族乐队。

  然而令郭柯宇没想到的是,她那洒脱张扬、红红火火的青春竟然“结束”得那么快。

  拿到“双料影后”头衔的郭柯宇,很想去大学进修表演,也好弥补自己因过早成名而耽误的学业。

  “一个好的木匠,你给他一块好的木料他可以做出很好的东西,但如果你给他一块优质的钢,他就无能为力了。”

  为了进一步说明自己的观点,他补充道,“郭柯宇没必要浪费四年的时间去学表演,我不能误人子弟。”

  高考失利的阴影和大尺度电影所带来的谩骂冲击让她很是沮丧。为了平复心情,郭柯宇在自己最好的演艺年华按了暂停键。

  2008年,郭柯宇在喜剧电影《完美新娘》中夺走了大鹏的“荧屏初吻”,顺手还“偷”走了一个男人的心,这个男人就是后来和她一起上离婚综艺的章贺。

  郭柯宇和章贺属于“先婚后爱”,之所以选择进入婚姻,郭柯宇的理由是“想生孩子了”。

  “有一次我早上下床的时候突然撞到了墙上,我忘了自己在哪家酒店,下床的方向是什么位置。我很害怕杀青,杀青以后就没什么念想了……我突然想有一个孩子,想有一个在生命上和我有缔结的东西。”

  2010年,33岁的郭柯宇彻底离开大众视线,选择做一个相夫教子的普通妈妈,从前独属于她的舞台光环在那一刻消失了。

  2016年,她被诊断患有频发性早搏,症状是心律不齐,最严重的时候她只能一口气读4个字,这对于一个热爱表演的人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。

  “我最胖的时候,足足胖了有三四十斤,走路的时候两条腿啪啪地互相挤来挤去,连二郎腿都翘不了。”

  她不再急于向世界宣泄自己的主张,而是喜欢一个人默默地打坐安定,把一切声音都隔离在外,包括喊她复出的声音。

  一个女人在最痛苦的时候,总会希望身边能有个男人来安慰自己,但回望郭柯宇的情史,几乎没有一个男人可以承担这份工作。

  和章贺结婚前,郭柯宇只和导演章家瑞传过一段年龄差在20岁左右的“忘年恋”绯闻。

  彼时,郭柯宇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未成年少女,而章家瑞却已是经验颇丰的老江湖。

  据说两人因戏结缘后火速发展成恋人关系,郭家父母知道后,遂以“勾引未成年”的名义将章家瑞告上法庭。

  在拍摄《红河》里的一场戏时,张静初驾驶的摩托车一下子挂在了悬崖边上。章家瑞事后感慨道,“那一刻我心里在想,要是出什么事,我可能要养她一辈子。”

  谈及张静初,他是这么评价的:“她非常喜欢看书,是一个知识型女性,和别的女演员不一样。”

  从郭柯宇到张静初,有业内人士爆料说,章家瑞就喜欢这种清纯的美少女,因为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点,那就是青春、单纯、文静。

  如今细细想来,章家瑞当年与年幼无知的郭柯宇传绯闻,还能让她不惜舍弃一切去照顾患病的自己,这在某种程度上算不算是一种“情感控制”?

  如果说郭柯宇与这个导演是“错爱”的话,那她与章贺之间就是“互相折磨”了。

  她说自己去一家餐厅吃饭时,会绘声绘色地向别人描述那家餐厅的美,甚至连老板娘戴的耳环她都能记住。

  有一年春节,郭柯宇带着孩子去探章贺的班。她把章贺的袜子全都洗了个遍,还在窗户上贴满对联与窗花以示喜庆。

  这种精神世界的不对等让郭柯宇很是疲惫,她用“各自孤单”来形容这段感情,并在2020年正式结束了这段“没有爱情的婚姻”。

  对于她和章贺这对cp,网友大多持欣赏态度,有不少人甚至还希望郭柯宇能和章贺复婚。

  她爱得干脆,走得也洒脱,不管是从影后变成主妇,还是从少女走向中年,郭柯宇一直都行走在自己的经纬线里,无问东西。